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930333.com >
潘石屹:那些年我读过的茅盾文学奖作品
发布日期:2019-11-16 22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9月16日晚,一场以“那些年我们读过的茅奖作品”为主题的对谈在北京SKP RENDEZ-VOUS举行,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副主任李敬泽与企业家潘石屹,与读者分享了自己与茅奖作品的故事。

  他在很多不同的场合反复推荐过《平凡的世界》,自己也读过不下七遍。每当情绪低落,就会重读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本书给了他精神力量。

  他认为一个好的文学作品像一面镜子一样,把你的内心情感、精神世界给照出来。

  我生活的村子是一个特别小的村子,在一个山沟里面,当你一眼望过去四面都是山,生活的空间特别小。因为有了文学作品,好像把我的空间放大了,让我知道山外的事情。所以我对文学有个情结,特别是茅盾文学奖作品。

  我在山沟里面读的第一部就是《许茂和他的女儿们》,我只记得这个名字,写的事情全都记不住。可是就是在这样一个很狭窄的、很封闭的山沟里面,文学作品把我的空间、把我的视野放大了。

  上个月我看到了一个故事。有一个小孩出生以后眼睛看不到,失明,等他长得很大以后,才知道这个病是先天性白内障,动一个手术就能看到所有东西,很简单。手术做完后,这个小孩把世界都看清楚了。可是即使看到了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,他依然不认识,他还得用手去摸,摸了以后才知道这是木头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。

  我在山沟里面读的文学作品,实际上是给我的启蒙,让我的眼睛睁开了,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。如果没有中国的文学作品,可能等我出来以后,上了学,工作了,再有机会看的话,所有东西都不认识。这就是文学作品对我这一生造成的影响。

  我在很多不同的场合都反复推荐过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本书读过不下七遍。我是什么时候读的?我做生意失败一次就读,我失恋一次就读,我算了一下,我人生最低落的时候,给我精神力量的就是《平凡的世界》。

  你如果读过《平凡的世界》就知道,人在最低潮的时候,看孙少安、孙少平怎么过日子的。你比较的话,就会发现你比他们好多了,马上就有力量。

  所以我有一年到延安大学去,延安大学的校长,年纪很大,他陪着我到路遥的墓上。我去了以后,发现墓也塌了,有一块花岗岩的石头也掉了,这跟我心中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

  我说,“这样,我给你放下十万块钱,你把路遥的墓修一修,另外帮我种下一棵树,《平凡的世界》里面的杜梨树,象征爱情的树。”他说,杜梨树是什么树?我说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梨树。结果我第二次到延安大学,发现他们不光把墓修了、树种了,还把从延安大学到墓的台阶都修好了。我说这十万块钱花得好。

  陈老师在没有获茅盾文学奖的时候我就读了《白鹿原》,我觉得这本书写的特别好,可是我担心好多人读不懂,因为用的都是陕甘宁方言,不一定所有人都能读得懂。

  茅盾文学奖颁发仪式后,我请陈老师吃饭,给他庆祝一下。我就把我北京城的朋友们都请到一起,跟陈老师吃个饭。陈老师特别随和,他说点什么菜都行,吃什么饭都行。当时在香山饭店请他吃的,他要的是比较西化的菜。我这一桌没有人读过他的书,说“你怎么把你们村的人叫过来?”我说不不不,这不是我们村的,这是很伟大的人。

  然后他跟我们讲,他把《白鹿原》写完之后放在装化肥的塑料袋里,觉得这本书肯定出版不了,跟他儿子说,“你把这些塑料袋手稿保存好,你妈不识字,别放到炕里烧了。”

  前几届茅盾文学奖只要一出来,跟电视剧一样,就要看。最近一些年,好像商业上的事情太忙碌,就把这个事情给耽误了。今天我觉得这个气氛很好,在CBD这样商业化的氛围中,一堆人坐在一起谈文学作品,我觉得整个感觉不错。

  让我了解管理的书,应该是张洁写的《沉痛的翅膀》。我之后做很多管理工作,也读很多古今中外管理方面的书,看的第一本写管理的书就是茅盾文学奖作品《沉重的翅膀》。

  这本书写的是当年的国企改革。我记得她说X理论、Z理论、人性善、人性恶、管理行为科学,到现在已经好几十年了。对我来讲,这是我管理的情书。

  作为读者看书得到的东西可能是写文章的人想不到的,《平凡的世界》给我什么?给我快乐。快乐的源泉是什么?每一次看完《平凡的世界》都有一个感恩之心,当你有感恩之心就快乐。你老觉得世界欠你的,你永远快乐不了。当你看完《平凡的世界》,你可以用美或者什么东西衡量,这是《平凡的世界》带给我的。

  我为什么喜欢看《白鹿原》?为什么我说《白鹿原》的电影拍坏了。《白鹿原》有一个核心人物朱先生,在白家和鹿家,朱先生是正义道德的化身。所以在读这本书的时候能够给你一种力量。拍这个电影的时候,我问朱先生谁演?他说太麻烦了,把这个角色取消了。我说把这个角色取消就没有灵魂了。我看《白鹿原》得到最多的就是道德和正义力量,朱先生就是道德和正义力量的化身。

  刚才说《沉重的翅膀》,当然现在回头看讲管理的理论方法,可能很肤浅、很幼稚,这是1981年的书,可是最早它启蒙了我。我把公司做成这样,在北京也盖了好多房子,可能最早的原点就是《沉重的翅膀》这本书启发了我。

  我觉得每个人的内心世界特别重要,我自己觉得一个好的文学作品,一个小说像一个镜子一样,它不是给你输入多少东西,而是像镜子一样把你的内心情感、精神世界给照出来。

  前段时间我又读到一本书,刘慈欣写的《三体》,越读越好,一还一般,二就好了,三更好了。我跟他说,你这个书写得最好的是黑暗思维法则,这是普法教育,当没有规则、没有法律的时候只追求黑暗森林法则。结果他说了一句话,让我哑口无言。他说,“潘总,你想多了,我就是一个科幻作家,我也不是一个法律人员。”我想好几个月的事情,让他一句话画成句号。但是他是一面镜子,把我心里想的东西,通过他的书给照出来了。

  (内容节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公众号文章《李敬泽对话潘石屹:那些年,我们读过的茅奖作品》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不是我不读书是不知道读什么书
下一篇:没有了

主页 | 今晚开奖现场直播 | 六开彩开奖记录结果 | 香港天下彩开奖结果2015年 | www.187877.com | www.930333.com